翟子路读《狡猾是一种冒险》《驯鹿部落》《草原猛犬》

9游会j9.com

2021-05-28

翟子路读《狡猾是一种冒险》《驯鹿部落》《草原猛犬》来源:中青在线《狡猾是一种冒险》(梁晓声)那少年手握一柄锋利的尖刀,趁夜仰躺在蟒的洞穴口。

天亮之时,蟒发现了他,就从他并拢的双脚开始吞他。

他屏住呼吸,不管蟒吞得快还是吞得慢,猎蟒者都必须屏住呼吸。 蟒那时是极其敏感的,稍微明显的呼吸,蟒都会察觉到。

通常它吞一个涂了油膏的大人,需要二十多分钟。 猎蟒者在它将自己吞了一半的时候,也就是吞到自己腰际,猝不及防地坐起来——以瞬间的神速,一手掀起蟒的上腭,另一手将刀用全力横向一削,于是蟒的半个头,连同双眼,就会被削下来。 自家的生死,完全取决于那一瞬间的速度和力度,削下来便远远地一抛。

速度达到而力度稍欠,猎蟒者也休想活命了。 蟒突然间受到强烈疼痛的强刺激,便会将已经吞下去的半截人体一下子呕出来。

人就地一滚躲开,蟒失去了上腭连同双眼,想咬,咬不成,想缠,看不见。

愤怒到极点,用身躯盲目地抽打岩石,最终力竭而亡。

《驯鹿部落》(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被解开链子的一刹那,它就冲了出去,它要去平定这旅游点不安稳的因素。 它表现得过于生猛而缺少智谋,也许,它迂回一些,绕到牛仔裤的身后,会有更大的胜算。 但它已经被束缚得太久了,它将长久以来被禁锢的恼怒全都发泄在这致命的一扑上。 它过于急切了。 牛仔裤看到远远嗥叫着奔过来的狼狗时就低下了头,扬着巨角迎了过来,这是一次结实的碰撞。

这强悍的狗竟然没有躲闪,大角重重地撞在它的颅头上。

它被撞蒙了。

不过,牛仔裤并没有给它清醒的机会,直接用角将它顶住。

鹿角像两把结实的大铲,将这头凶狠而无畏的狗狠狠地压向土地深处。

被顶翻的狼狗尽管无力起身,却仍然坚强地啃咬着一切,但它那锋利的獠牙却仅仅只能在宽厚的鹿角上留下几个微不足道的白印。

当牛仔裤在这狼狗的身上疯狂起舞的时候,它已经躺在地上无力反抗了。

《草原猛犬》(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每天入夜之后,这围栏内的羊就引来成群的野狼,在羊圈外跃跃欲试。 寒冷和饥饿已经让这些狼族失去野生动物特有的羞涩和理智,在肚腹极尽干瘪时,它们甚至互相吞食。

那是一些狂乱的夜晚。

白宝音格图一家只能隔着蒙古包厚厚的毡壁猜测着那些声音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咆哮、扑打、撕咬,威胁的低啸,利齿相碰的声响,被咬伤的哀号,伴随着剧烈喘息的撕咬,不知道是蒙克还是狼在滚动中撞击在蒙古包的侧壁上嘭嘭作响。 每一个夜晚,对于白宝音格图一家,都是惊心动魄的不眠之夜。 “噢,蒙克,咬死这些饿狼,噢,勇敢的蒙克……“阿尔斯楞就这样喃喃自语着鼓励蒙克,在乌云的怀里慢慢地进人梦乡。

这像喧闹的集市一样的夜晚,直到晨曦初露时,才渐渐地安静下来。

白宝音格图拎着布鲁棒子走出蒙古包时,天已经亮了,那些肆虐了一夜的狼已经悄然离开。

营地边的雪被踩踏得一塌糊涂,像被犁过一样,而那上面泼溅着一簇簇醒目的鲜血。

而蒙克,仍然趴在羊圈的门边守护着羊群,银色长毛上也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当然,有些是狼的,而有些是它自己的。 蒙克在舔舐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当天再亮一些的时候,它就会精神抖擞地守在蒙古包的门边,等待着阿尔斯楞的出现了。 【责任编辑:张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