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族乐团《国乐咏中华》全球首演

9游会j9.com

2021-05-19

  十余种不同民族的特色乐器共奏赞歌,把上海大剧院点燃成派对现场。 这个周末,上海民族乐团全新创作的《国乐咏中华》音乐会迎来全球首演。 周六和周日两天的音乐会分别由指挥家汤沐海、乐团驻团指挥姚申申执棒,也拉开乐团2021-2022全新演出季的序幕。

  “建党百年之际,我们推出这台富于历史纵深感的原创新作,来展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脉络,奏出中国人的自豪和对美好未来的祝福。

”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说。 《国乐咏中华》音乐会以致敬5000年中华文明为主线,分为五个章节。

《大春秋》灵感来源于中国传统礼乐,表达中华文明的厚重和灿烂;《醉山水》以乐音营造山水之境和飘逸之风,七位演奏家琴音相和,勾勒山水灵境,诉说中华艺术大乐和同、山水与共的美学精神;《纳百川》中,十余种不同民族的特色乐器唢呐、伽倻琴、筚篥、冬不拉、彝族四弦琴、芦笙、弦子、马头琴等轮番上阵,彰显中华民族宽广的胸襟和视野;《天行健》采用多器乐双协奏曲的独特形式,竹笛、二胡、琵琶三组演奏家以三种不同乐器无缝衔接演奏,鲜见的作品编制使音乐张力更为充盈,传递中华民族刚毅坚卓、生生不息的生命内力;《归初心》以合唱交响形式呈现,通过大气磅礴的音乐语言表达对中华文明的敬意,对党和祖国母亲的挚爱。

  “我们希望《国乐咏中华》充分释放民族乐器的魅力,挖掘民乐最内在的美丽,抒发人性深处不可言说的情感,让大家爱上传统音乐、传统文化并为之自豪。 ”罗小慈介绍,如果说《大春秋》体现了中国人骨子里的优雅、庄重、平和,那么《纳百川》中多民族乐器的交融与碰撞则宛如摇滚乐派对现场,体现了中国人的豪放、浪漫和粗犷,而《天行健》注重描绘了中华民族重情重义、侠骨柔情的特征。

“尽管每个音乐章节的风格不同,但都传递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念。

”  乐团已有过多次民族题材作品的原创经验,而在《国乐咏中华》第三篇章《纳百川》中,一首作品内同时出现十余种少数民族乐器则尚属首次。

“这个篇章用到了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苗族、朝鲜族等多民族乐器,唢呐和打击乐则代表汉族,大家一起奏响建党百年的赞歌。 ”这场音乐会的作曲、上海民族乐团委约作曲家王云飞说,他通过音高、节奏、旋律和调性等方面的具体设计,在保留不同民族乐器特色的同时,赋予作品贯穿始终的主线,也融汇了不少国际化的音乐语言,体现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理念。   “西方的交响乐发展三百多年来已形成体系,中国的民族乐团则在新中国成立时应运而生并发展至今。 我们可以从西方交响乐中选择有用的部分,拿来对民乐进行创新、改革和提高。

”汤沐海认为,《国乐咏中华》有大格局,也道出了自己心中渴望致力于民乐发展与推广的使命。

今年3月举行试演场后,全体演奏家以工匠精神开启近两个月的精修提升,力图以最完美的状态呈现给首演观众。

“我们始终站在听众的角度打磨作品,音乐从深沉幽远行进至越来越热闹,希望《国乐咏中华》能在黄金分割点点燃听众的情绪,让他们享受到音乐的起伏。 ”姚申申说。

(记者姜方)。